乌镇有信仰:第二届世界区块链大会参会感想

  一枚小白想了解什么是区块链。于是,他熟练地打开了某乎,输入「区块链」三个字。这时候,大数据智能地推荐了他可能最关心的问题:首当其冲的就是——

  这个回答获得了9.4K赞同,1453个感谢以及1867条评论。我建议所有想参与区块链的人,都认真仔细地阅读这个回答,且截图好好保存。因为,随着中央的定调,曾经喧嚣尘上的许多负面消息一夜之间都消失了。或许再过些许时日,当区块链像互联网一样融入日常生活,所有人都对此习以为常的时候,我们或许会忘记,在历史的今天,区块链也被许多人这样错误的应用,并因此承担了如此多的污名。新事物的诞生总是伴随着争议,革命性越大,争议越强。但并不是所有新事物都是好的,任何一个最终被证明是正确的风口,背后都有无数个由累累白骨堆砌而成的伪风口,如P2P。诚如戴老板所言“任何一个中国人,都不敢放弃每个看似能改变命运的机会。吸引他们前仆后继的东西,与其说是攫取暴利的诱惑,倒不如说是踏空时代的焦虑。”在面对一个看似能改变命运的机会的时候,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就是:这是一个像P2P那样趟雷的风口,还是一个像过去二十年的房产那样的风口?同样的拷问,也落在了区块链上面。区块链是不是一个骗局?区块链有什么用?区块链会不会就是政策的一阵风,随着热度的消退而烟消云散?这些疑问,横亘在每个区块链参与者心头,挥之不去。我时常在想,目前的区块链应用,除了大饼和以太坊发币,还有啥能拿得出来一说的?如果我们正处在黎明前的黑暗,现在是午夜刚开始,还是已经是凌晨5点半了?带着这些疑问,我参加了乌镇第二届世界区块链大会。

  从大会的内容来看,还是矿业、交易所、公链的主场,都属于基础设施的范畴,应用寥寥无几,整个行业都还处于打地基阶段。但是,大会邀请的嘉宾和演讲还是没有令我失望。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是巴比特副总裁马千里的演讲:《产业区块链的“产品思路”》这个题目翻译过来就是:怎样和传统的企业和政府,一起合作区块链项目。说得更直接点,是为了回答传统企业及政府的一个问题:我有哪些地方可以用得上区块链的?马千里给出的答案是:类比到产业中,公司通过治理模式调度工人和机器生产产品,政府通过治理模式调度人民实现生产生活民生事业。从这个角度理解数字货币:比特币是通过算力来调度价值的转移,以太坊是通过算力来调度智能合约。

  如果不理解成治理模式,而是理解成一种技术呢?在跟产业方去沟通的时候就会遇到很多瓶颈:他首先会问:你的场景中,有没有需要用到分布式存储的地方?如果连分布式存储都不需要,而是中心式存储,那你好像不需要区块链技术。如果你需要分布式存储,那你需要不需要多方写入?如果你只有单主体的数据写入,那么区块链好像也不适合你。如果你既需要分布式存储,又需要多方式的数据写入,那么,你的数据是不是那么的宝贵?是不是需要不容篡改?如果篡改或者说修订也是可以接受的,那好像也不太用得上区块链技术。当这样的提问不断进行,经过这个漏斗的层层筛选,好像很多地方都不太需要用得上区块链技术。这也就是区块链被许多人诟病的地方:感觉没啥地方是非得用区块链才能解决的问题,应用面特别窄,没有区块链,这个世界一样运行得挺好。这是传统的产品经理去理解区块链的时候容易犯的毛病,这是一种做减法的思路。而一个区块链产品经理,他怎么去理解这个事情呢?而是问:已有的治理模式,是否需要发展成「新的」治理模式的需求?然后,在这新的治理模式里面,区块链技术如分布式存储智能合约在哪些地方可以加进去?比如,我们的场景中,是否需要建立更大的协同?本来协同方只有你和我,然后我可以把更多的机构结合进来,就变成了一个更大范围的协同。比如,很多供应链金融,他就是把很多核心企业和银行,还有很多很多的上下游都参与进来,那我建立了更大的协同。那么,我可以不可以用机器来建立信任?我是不是可以用智能合约来建设更大的信任?他这种就是一种做加法的思路。用加法的思路,会发现应用场景会越来越丰富。还有很多中心化的组织和银行,会考虑的问题是:我们本身就是一个中心化企业,我们就是一个中央组织,为什么我们要用区块链的方式把自己给颠覆呢?好像把自己给去中心化了一样。但是,实际上,去中心化只是一种手段。举例来说,Facebook的Libra如果做成,那么,他的中心化程度会降低吗?显然不会。后面,马千里用一个真实的在乌镇落地的应用来说明了区块链的产品思路。为了解决城市垃圾处理的问题,乌镇的环保部门运用区块链,协同其他地方的环保部门,以及垃圾产生地、处理地的机构、运输商,协调各个环节的人员,完善了整个垃圾的处理的治理模式。听完马千里的演讲,这时候再去看那个知乎的高赞回答。这时候就会发现,这个答主对「当前」许多的区块链应用的诟病,虽然的的确确是存在的,但这是区块链应用的方向性上有根本的偏差。属于为了割韭菜而强行要和区块链搭上一点关系。但是,区块链被错误运用,是否就能说明这个技术一无是处呢?显然不能。你一直用锤子来切菜,当然觉得很智障。但问题不在于锤子,在于你没有找到合适的应用方向。另外,从大会的演讲嘉宾及内容来看,传统巨头早已在默默布局区块链,根本不像某些人说的那样,这个行业充斥的都是割韭菜的骗子,都是什么资金盘、传销这样的丑角。比如,在会上,蚂蚁金服资深总监李杰力正式宣布。而百度则是已经在智能医疗、智能政务、智能司法、智能交通的解决方案中开启了可信城市的试点。随着高层的定调以及巨头的入场,以前币圈那些光想着割韭菜不做事的团队,或者马上面临政策的铁拳,或马上遭受巨头的碾压,总之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即使现在趁着热度拉一波币价,那也属于亡命天涯之前抓紧机会割最后一笔,以备好跑路的盘缠。那些手中有套牢的小币的朋友,也不要抱太多幻想能回到前高彻底解套,趁着币价回调,赶紧出货或调仓到主流币。团队在做事,也不再是一个笑话,而是每一个团队在这个行业存活的前提条件。当然,大会参会除了听听演讲,另外一个重大的收获就是会见了许多之前在网上神交已久的朋友。在7号晚上,我和Bituniverse & Pionex的联合创始人刘桂峰、Phoebe还有花姐聚在一起畅聊。BitUniverse是全球第一款自动化数字资产管理软件。用户量100万左右,主要集中在美国、欧洲、东南亚等国家和地区,其中韩国,台湾,印尼等地稳居同类产品下载量第一。成立之初就获得顶级美元基金高榕资本、顺为资本、真格基金的天使轮融资。我个人也在使用BitUniverse来进行网格交易,实话实说,门槛低,零费用,真的好用。而BitUniverse的创始人兼CEO陈勇和联合创始人刘桂峰,都是来猎豹移动。猎豹移动作为中国出海企业成功的标杆和范例,我自己私下早就学习和研究了好多遍。这次来乌镇,并没有特意见很多人,因为价值观吻合,志趣相投的做事情的团队,真的很少。之前在武汉的一次活动现场,跟BitUniverse的CEO陈勇先生有过短暂的几分钟交流。寥寥数语,就感觉跟我们区块链韭菜笔记是气味相投的。比如,他们的口号是,一股工程师的硬核直男气息扑面而来。再比如,在币圈的资金盘动辄几倍几十倍的浮躁氛围面前,还一根筋地沉心开发网格交易这种年化只有百分之百的工具,并且很克制地没有着急发币。甚至,在我提出把合约交易也开网格交易的接口的时候,面对这用户的真实需求,陈勇先生竟断然拒绝了。因为他觉得期货合约本身是不利于投资者的长期投资的。透露着一股工程师硬核直男的虎扑呆萌。这次来到乌镇,虽然没有见到陈勇先生,但是和核心团队也有了不少交流,收获很大。看见他们的文化衫很漂亮,“乌镇有信仰”也深得我心,忍不住要了两件。区块链行业还处于婴儿期,存在各种各样的不足和质疑。面对很多诟病,我们不得不承认,他们说的都是事实。可是,那又如何呢?就如过去的二十年,房地产的空军,总是不竭余力地谈城镇化、空置率、住房普及率、国家宏观政策调控。他们说的都是对的,中国房地产作为世界三大泡沫之一,没有人否认房地产存在泡沫。但是,正如和菜头在《为什么每一次都是死多头赢了》一文中所言:拥抱泡沫,在泡沫破裂之前总是赚的。空头虽然也是对的,但是当他拒绝了这个游戏,也就意味着在所有的时间里规避了泡沫风险的同时,也错过了所有的利润的产生。中国是一个太过庞大的存在,中国房地产行业也属于一个太过庞大的存在,而属于世界的区块链行业,也是一个太过庞大的存在。面对一片茂密的森林,想从中找到几篇腐败的叶子,简直不要太容易。但是,拿着这几片腐败的叶子,就有理有据地分析并得出整片森林已经腐烂,这未免有些可笑。只要火车头还在前进,死多头就总是有赢的时间和赢的空间。而车上与车下的两拨人,随着时光的流逝,将不知不觉地进入两个不同的世界。全文完。我是陈晓,明明白白炒币,就看区块链韭菜笔记。欢迎关注。

  PS:乌镇西栅的风景真是美不胜收,在那么多古镇中,乌镇算是逛得最舒服的了。没有那么多外地人开办的伪文青商店,也没有拥挤的人群,一切都恰到好处。

  声明:本文由入驻金色财经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金色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