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卡车司机抗议活动是怎么结束的?没收比特币是手段之一

  在加拿大渥太华,所谓的“自由车队”(Freedom Convoy)卡车司机从今年1月开始占领首都,反对政府的疫情限制措施。2月20日,在警方强力驱逐最后一批卡车司机之后,加拿大议会周边的街道上终于没有了抗议者和卡车。

  在为期三天的行动中,渥太华警方使用胡椒喷雾和震撼弹驱散人群,拖走了70多辆汽车,共逮捕191人,对其中103人提起了总计389项指控。三名抗议活动的主要组织者被捕,并面临“破坏财物”的指控,其中两人已经获准保释。

  此次行动几天前,加拿大联邦警察部队加拿大皇家骑警(Royal Canadian Mounted Police)命令冻结管理抗议活动相关资金的206个银行和企业账户,金额高达数百万美元。加拿大皇家骑警还公布了253个比特币(Bitcoin)地址,禁止地方加密货币交易平台处理与这些账户有关的交易。

  三周以来,驾驶卡车的抗议者在大街上狂按喇叭。虽然现在渥太华街道终于恢复了平静,但这场接近一个月的闹剧产生的余波,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够得到解决。在首都渥太华,警察和路障取代了抗议者和卡车,而在示威者离开首都之后,加拿大的政客和普通市民都将面临一个分裂的公民社会。

  1月28日,成群结队的抗议者驾驶卡车从加拿大各地涌入渥太华,占领了首都的街道。引发抗议的导火索是加拿大政府强制要求所有跨境卡车司机必须接种新冠疫苗。

  加拿大卡车运输联盟(Canadian Trucking Alliance)表示,约90%的加拿大卡车司机已经接种了疫苗,但有少数卡车司机反对针对往返于加拿大和美国之间运输货物的卡车司机提出的新规定。

  随着抗议愈演愈烈并蔓延到整个加拿大,抗议示威的主题也扩大到反对所有新冠疫情期间的强制规定,例如戴口罩规定和疫苗护照检查等。

  随着抗议的范围不断扩大,涉及到更多令人不满的常见问题,自由车队抗议得到了国内各行各业从业者的支持,人们都厌倦了新冠疫情期间的限制措施。到2月初,抗议组织者之一塔玛拉·利希开通的GoFundMe账户已经获得800万美元捐款。

  2月下旬,有媒体曝光,硅谷亿万富翁汤姆·西贝尔是主要捐赠人,向自由车队运动捐款9万美元。这项运动还获得了特斯拉(Tesla)的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以及美国共和党人的支持。

  然而,抗议者们在渥太华肆意妄为,许多人不停按卡车喇叭,他们占领居民区的街道,举办吵闹的派对,这引起了人们的不满。抗议引发的混乱导致渥太华每天维持治安的成本超过80万美元,而且加拿大与美国的跨境贸易每天损失3.5亿美元,因此加拿大政府决定结束这场抗议。

  2月5日,抗议者看到了第一个不祥之兆。当时,GoFundMe在收到警方发布的抗议者存在暴力行为和其他非法活动的报告后,暂停了利希的募款账户。

  GoFundMe称:“募捐人现因违反我们的服务条款(第8条禁止宣传暴力和骚扰),已经被平台删除。”该平台还表示将把800万美元退还给捐款人。

  在失去数百万美元捐款后,抗议组织者并没有退缩,而是改变了募捐策略。组织者的主要账户被GoFundMe关闭后不久,四名自称HonkHonkHodl的抗议支持者在加密货币募款网站Tallycoin上开通了一个新的募款页面。

  HonkHonkHodl账户几天内募集的比特币价值超过了50万美元。有人表示该账户与极右翼团体有关。虽然加密货币号称可以躲过审查和资本冻结,但未能躲过加拿院的调查。

  警方拖走了自由车队的抗议者用来阻塞渥太华街道的重型卡车。图片来源:Andrej Ivanov—AFP/Getty Images

  2月下旬,加拿大联邦警察命令受加拿大金融交易和报告分析中心(Financial Transactions and Reports Analysis Centre of Canada)监管的所有加密货币交易平台(占大多数),停止与抗议者有关的34个加密货币钱包的交易,价值90万美元。

  2月18日,一群渥太华居民开创了加拿律的先例,在一起集体诉讼中胜诉,成功申请到玛瑞瓦禁令,冻结了与抗议者有关的146个加密货币钱包。玛瑞瓦禁令将冻结被告的资产,但加拿院从未针对加密货币发布过这项禁令。

  2月14日,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启用《紧急状态法》(Emergencies Act),授权警方对抗议者采取行动,这在加拿大历史上尚属首次,给了自由车队运动最后的致命一击。

  特鲁多在宣布启用该项法案时说:“我们不能也不会允许非法的、危险的活动继续下去。”该法案授权警察在决定罚款、逮捕抗议者和拖走堵路的车辆时有更大的灵活性。

  在特鲁多启用该法案的前一天,警方对连接安大略省与密西根州底特律的大使桥进行清场,赶走了抗议者。这座大桥承载了美国与加拿大之间23%的跨境贸易。抗议者连续数天堵塞这座大桥,导致价值3.6亿美元的日常贸易陷入瘫痪,引起了白宫的关注。

  特鲁多表示:“抗议者在全国各边境地区阻塞交通的行为,正在伤害我们的经济,危害公共安全。关键供应链遭到破坏。这给需要工作来养家糊口的工人们带来了伤害。”

  《紧急状态法》还要求金融机构遵守警方的命令,冻结与“指定人员”即本案中的抗议者的资金。随着资金被冻结,公众也开始对抗议者不满,而且抗议者还面临被捕和遭受经济制裁的威胁,因此抗议运动逐渐失去动力。由于担心资产被当局没收,占领美加边境的抗议者开始返乡。

  但在加拿大首都,抗议者仍然在坚持。2月16日,渥太华警方向抗议者发放传单,警告他们离开,否则将被逮捕。有抗议者对此不屑一顾,并开始按响卡车喇叭,展现他们拒绝离开的态度。

  2月17日,警方逮捕了自由车队运动最主要的三位领导者塔玛拉·利希、克里斯·巴伯和派特·金。2月18日,警方开始驱逐继续占领城市的抗议者。

  2月18日,数百名警察闯入位于渥太华市中心的抗议者营地,开始强制疏散示威人群。有人逃离,有人选择对抗警察,最终有100多名抗议者被捕。2月19日,警方继续清场,并穿戴了防暴装备。

  抗议者们:警方已经要求大家离开。也给过大家时间。警方行动缓慢且有条不紊,但你们却动用武力,攻击警察和马匹。基于你们的行为,警方将使用头盔和警棍等装备以保障我们的安全。drxfhG9clP

  2月19日,警方又逮捕了47人,并动用了胡椒喷雾驱散人群。虽然警方最初称没有抗议者受伤,但警方监管机构安大略省特别调查组(Special Investigations Unit)在2月20日表示,其正在对一名女性于2月18日遭到一名骑警的马匹踩踏的案件展开调查。

  截至2月20日,加拿大议会大厦周边的国会山庄区域已经清走了大部分抗议者和他们的车辆。该区域是自由车队抗议运动的中心。曾经堵塞街道的重型卡车,被警方的混凝土路障和高高的金属栅栏所取代,用于防止抗议者卷土重来。

  渥太华代理警察局长史蒂夫·贝尔在2月20日对记者说:“我们的清场行动并没有结束。”警方将继续追捕被拍摄到有违法行为的抗议者,并确定“警方如何维持街道治安,确保没有人会重新占领我们的街道。”

  贝尔的前任彼得·斯洛利由于未能解决抗议遭到渥太华居民批评,于2月16日辞职。

  随着抗议者被驱离和主要领导者被捕,人们争论的焦点又回到了特鲁多启用《紧急状态法》的理由是否正当。2月下旬,加拿大议员在议会就此事展开辩论,决定是否批准启用该法案。

  警方在加拿大议会周边地区清场之后,在渥太华的街上竖起了路障和栅栏。图片来源:Scott Olson—Getty Images

  各党派的立场出现了明显分歧,特鲁多所在的多数党自由党支持总理的决定,反对党保守党却谴责该举措是“最新和最典型的侵害人民自由的行径。”

  议会将在2月21日决定是否批准启用该法案。如果议会投票否决该行动,特别授权就将被撤销。如果该行动在议会通过,特别授权就将在30天内有效。

  虽然渥太华的抗议者已经被警方驱逐,但引发抗议运动的导火索并没有消失,有人担心抗议活动可能死灰复燃,尽管他们可能得不到公众支持。

  非营利研究组织安格斯·里德研究所(Angus Reid Institute)在2月下旬调查发现,72%的受访者认为抗议者应该“回家,他们已经表达了自己的观点。”调查还发现,现在有44%的加拿大人因为此次抗议,变得更有可能支持配戴口罩和跨境疫苗检查等强制规定。只有21%的受访者更有可能反对这些强制规定,其他受访者的立场没有变化。

  该研究所表示:“从抗议者直接参与有关疫情限制措施的对话以来,他们发现在几周内人们的观点发生了改变。”在2021年12月的调查中,有54%的加拿大人希望取消疫情限制措施。

  即使抗议就此结束(加拿大各省正在逐步解除疫情限制),但后续的收尾工作才刚刚开始。警方刚开始控告抗议领导者、处理没收的数百万美元资金和调查警方的行动。

  在加拿大渥太华,所谓的“自由车队”(Freedom Convoy)卡车司机从今年1月开始占领首都,反对政府的疫情限制措施。2月20日,在警方强力驱逐最后一批卡车司机之后,加拿大议会周边的街道上终于没有了抗议者和卡车。

  在为期三天的行动中,渥太华警方使用胡椒喷雾和震撼弹驱散人群,拖走了70多辆汽车,共逮捕191人,对其中103人提起了总计389项指控。三名抗议活动的主要组织者被捕,并面临“破坏财物”的指控,其中两人已经获准保释。

  此次行动几天前,加拿大联邦警察部队加拿大皇家骑警(Royal Canadian Mounted Police)命令冻结管理抗议活动相关资金的206个银行和企业账户,金额高达数百万美元。加拿大皇家骑警还公布了253个比特币(Bitcoin)地址,禁止地方加密货币交易平台处理与这些账户有关的交易。

  三周以来,驾驶卡车的抗议者在大街上狂按喇叭。虽然现在渥太华街道终于恢复了平静,但这场接近一个月的闹剧产生的余波,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够得到解决。在首都渥太华,警察和路障取代了抗议者和卡车,而在示威者离开首都之后,加拿大的政客和普通市民都将面临一个分裂的公民社会。

  1月28日,成群结队的抗议者驾驶卡车从加拿大各地涌入渥太华,占领了首都的街道。引发抗议的导火索是加拿大政府强制要求所有跨境卡车司机必须接种新冠疫苗。

  加拿大卡车运输联盟(Canadian Trucking Alliance)表示,约90%的加拿大卡车司机已经接种了疫苗,但有少数卡车司机反对针对往返于加拿大和美国之间运输货物的卡车司机提出的新规定。

  随着抗议愈演愈烈并蔓延到整个加拿大,抗议示威的主题也扩大到反对所有新冠疫情期间的强制规定,例如戴口罩规定和疫苗护照检查等。

  随着抗议的范围不断扩大,涉及到更多令人不满的常见问题,自由车队抗议得到了国内各行各业从业者的支持,人们都厌倦了新冠疫情期间的限制措施。到2月初,抗议组织者之一塔玛拉·利希开通的GoFundMe账户已经获得800万美元捐款。

  2月下旬,有媒体曝光,硅谷亿万富翁汤姆·西贝尔是主要捐赠人,向自由车队运动捐款9万美元。这项运动还获得了特斯拉(Tesla)的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以及美国共和党人的支持。

  然而,抗议者们在渥太华肆意妄为,许多人不停按卡车喇叭,他们占领居民区的街道,举办吵闹的派对,这引起了人们的不满。抗议引发的混乱导致渥太华每天维持治安的成本超过80万美元,而且加拿大与美国的跨境贸易每天损失3.5亿美元,因此加拿大政府决定结束这场抗议。

  2月5日,抗议者看到了第一个不祥之兆。当时,GoFundMe在收到警方发布的抗议者存在暴力行为和其他非法活动的报告后,暂停了利希的募款账户。

  GoFundMe称:“募捐人现因违反我们的服务条款(第8条禁止宣传暴力和骚扰),已经被平台删除。”该平台还表示将把800万美元退还给捐款人。

  在失去数百万美元捐款后,抗议组织者并没有退缩,而是改变了募捐策略。组织者的主要账户被GoFundMe关闭后不久,四名自称HonkHonkHodl的抗议支持者在加密货币募款网站Tallycoin上开通了一个新的募款页面。

  HonkHonkHodl账户几天内募集的比特币价值超过了50万美元。有人表示该账户与极右翼团体有关。虽然加密货币号称可以躲过审查和资本冻结,但未能躲过加拿院的调查。

  2月下旬,加拿大联邦警察命令受加拿大金融交易和报告分析中心(Financial Transactions and Reports Analysis Centre of Canada)监管的所有加密货币交易平台(占大多数),停止与抗议者有关的34个加密货币钱包的交易,价值90万美元。

  2月18日,一群渥太华居民开创了加拿律的先例,在一起集体诉讼中胜诉,成功申请到玛瑞瓦禁令,冻结了与抗议者有关的146个加密货币钱包。玛瑞瓦禁令将冻结被告的资产,但加拿院从未针对加密货币发布过这项禁令。

  2月14日,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启用《紧急状态法》(Emergencies Act),授权警方对抗议者采取行动,这在加拿大历史上尚属首次,给了自由车队运动最后的致命一击。

  特鲁多在宣布启用该项法案时说:“我们不能也不会允许非法的、危险的活动继续下去。”该法案授权警察在决定罚款、逮捕抗议者和拖走堵路的车辆时有更大的灵活性。

  在特鲁多启用该法案的前一天,警方对连接安大略省与密西根州底特律的大使桥进行清场,赶走了抗议者。这座大桥承载了美国与加拿大之间23%的跨境贸易。抗议者连续数天堵塞这座大桥,导致价值3.6亿美元的日常贸易陷入瘫痪,引起了白宫的关注。

  特鲁多表示:“抗议者在全国各边境地区阻塞交通的行为,正在伤害我们的经济,危害公共安全。关键供应链遭到破坏。这给需要工作来养家糊口的工人们带来了伤害。”

  《紧急状态法》还要求金融机构遵守警方的命令,冻结与“指定人员”即本案中的抗议者的资金。随着资金被冻结,公众也开始对抗议者不满,而且抗议者还面临被捕和遭受经济制裁的威胁,因此抗议运动逐渐失去动力。由于担心资产被当局没收,占领美加边境的抗议者开始返乡。

  但在加拿大首都,抗议者仍然在坚持。2月16日,渥太华警方向抗议者发放传单,警告他们离开,否则将被逮捕。有抗议者对此不屑一顾,并开始按响卡车喇叭,展现他们拒绝离开的态度。

  2月17日,警方逮捕了自由车队运动最主要的三位领导者塔玛拉·利希、克里斯·巴伯和派特·金。2月18日,警方开始驱逐继续占领城市的抗议者。

  2月18日,数百名警察闯入位于渥太华市中心的抗议者营地,开始强制疏散示威人群。有人逃离,有人选择对抗警察,最终有100多名抗议者被捕。2月19日,警方继续清场,并穿戴了防暴装备。

  抗议者们:警方已经要求大家离开。也给过大家时间。警方行动缓慢且有条不紊,但你们却动用武力,攻击警察和马匹。基于你们的行为,警方将使用头盔和警棍等装备以保障我们的安全。drxfhG9clP

  2月19日,警方又逮捕了47人,并动用了胡椒喷雾驱散人群。虽然警方最初称没有抗议者受伤,但警方监管机构安大略省特别调查组(Special Investigations Unit)在2月20日表示,其正在对一名女性于2月18日遭到一名骑警的马匹踩踏的案件展开调查。

  截至2月20日,加拿大议会大厦周边的国会山庄区域已经清走了大部分抗议者和他们的车辆。该区域是自由车队抗议运动的中心。曾经堵塞街道的重型卡车,被警方的混凝土路障和高高的金属栅栏所取代,用于防止抗议者卷土重来。

  渥太华代理警察局长史蒂夫·贝尔在2月20日对记者说:“我们的清场行动并没有结束。”警方将继续追捕被拍摄到有违法行为的抗议者,并确定“警方如何维持街道治安,确保没有人会重新占领我们的街道。”

  贝尔的前任彼得·斯洛利由于未能解决抗议遭到渥太华居民批评,于2月16日辞职。

  随着抗议者被驱离和主要领导者被捕,人们争论的焦点又回到了特鲁多启用《紧急状态法》的理由是否正当。2月下旬,加拿大议员在议会就此事展开辩论,决定是否批准启用该法案。

  各党派的立场出现了明显分歧,特鲁多所在的多数党自由党支持总理的决定,反对党保守党却谴责该举措是“最新和最典型的侵害人民自由的行径。”

  议会将在2月21日决定是否批准启用该法案。如果议会投票否决该行动,特别授权就将被撤销。如果该行动在议会通过,特别授权就将在30天内有效。

  虽然渥太华的抗议者已经被警方驱逐,但引发抗议运动的导火索并没有消失,有人担心抗议活动可能死灰复燃,尽管他们可能得不到公众支持。

  非营利研究组织安格斯·里德研究所(Angus Reid Institute)在2月下旬调查发现,72%的受访者认为抗议者应该“回家,他们已经表达了自己的观点。”调查还发现,现在有44%的加拿大人因为此次抗议,变得更有可能支持配戴口罩和跨境疫苗检查等强制规定。只有21%的受访者更有可能反对这些强制规定,其他受访者的立场没有变化。

  该研究所表示:“从抗议者直接参与有关疫情限制措施的对话以来,他们发现在几周内人们的观点发生了改变。”在2021年12月的调查中,有54%的加拿大人希望取消疫情限制措施。

  即使抗议就此结束(加拿大各省正在逐步解除疫情限制),但后续的收尾工作才刚刚开始。警方刚开始控告抗议领导者、处理没收的数百万美元资金和调查警方的行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