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钱变纸”推动“纸变钱” 湖北让更多科技成果释放经济活力

  10月12日,2021年武汉科技成果转化对接活动空天信息专场上,武汉大学毛庆洲教授的高精度机载激光雷达成果,被武汉珞珈伊云光电技术有限公司以5000万元捧走。

  在这场对接会上,24个来自高校院所的空天信息科技成果与企业成功对接,成果转化总金额达5.2亿元。

  今年2月举行的湖北省科技创新大会强调,科技强省建设关键在转化,要以“钱变纸”推动更多“纸变钱”,促进政府从“重管理”向“重服务”转变,广大企业从“被创新”向“要创新”转变,高校和科研院所从“重论文”向“重应用”转变。

  我省日前出台的《关于加快推进科技强省建设的意见》等“1+4”系列文件中,《关于促进科技成果转化的若干措施》是四大配套支撑之一。15条举措覆盖项目支持、平台搭建、评价奖励、职务成果赋权等多个方面。

  今年前三季度,全省技术合同成交额达1552.59亿元,同比增长33.78%。

  2012年,湖北科教资源最为密集的武汉东湖高新区,曾出台“光谷黄金十条”,在全国率先提出高校成果转化收益“三七开”,即个人和团队得70%,并允许教师离岗创业、大学生休学创业等。

  此举不仅推动了华中科技大学“显微光学切片断层成像系统”(简称MOST)等一批重大成果走向市场,更推动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的修改,将过去需要报财政部、教育部等审批的高校成果处置权下放到高校。

  2017年,光谷再推“新黄金十条”,第一条就是开展科技成果所有权混合所有制改革。新政支持高校院所职务科技成果发明人及团队,与高校共同申请新的知识产权,成果可按“三七开”重新分割确权,个人及团队占70%以上,并可自主转化。成果转化的确权问题,是光谷继处置权、收益权、使用权等“三权”改革后,在科技成果所有权改革方面的更深探索。

  日前出炉的《2020光谷创新发展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光谷的产业技术研究院已达14家,年度发明专利授权量434件,累计达1777件;转化科技成果112项,累计转化科技成果481项,转化总金额达30.8亿元。

  2020年,光谷有效发明专利总量超过3.6万件,近5年年均增速达27.1%。PCT国际专利申请量1253件,占武汉总量的90%。光是参与制定修订的国际标准就达13项,累计达64项;国家标准24项,累计达461项。

  其中,锐科激光、华工激光参与制定的“工业用光纤激光器参数要求和测试方法”,为我国首个激光产品国际标准。而全省首屈一指的专利大户武汉华星光电,每年在研发上的投入高达十几亿元,企业发明专利申请总量连续多年蝉联湖北第一。

  过去一年,光谷签约1000万元以上重大技术合同294项,占登记合同总数的2.2%,合计成交额285.8亿元,同比增长24.2%。单项重大技术合同平均成交额9719.9万元,同比增长19.1%。亿元以上的重大技术合同合计成交额达216.4亿元,同比增长27.2%。

  2020年,科技部等9部门联合印发《赋予科研人员职务科技成果所有权或长期使用权试点实施方案》,全国赋权试点的40家高校院所中,湖北工业大学是湖北唯一试点高校。

  该校机械工程学院教授钟飞,打包转让了8项技术和专利,卖了400万元。“过去,不少研发都是为了完成任务、申请专利或评职称用,没想过转化的事。”他坦言,被动状态下做科研,往往与市场脱节,有些进入转化环节后,因流程复杂,可能也半途而废了。

  实施职务成果赋权改革后,钟飞团队成果转化从接洽到落地,仅用了一个多月时间。价格自己谈,收益固定分,对团队激励明显。

  湖北工业大学副校长李冬生介绍,该校赋权改革最大限度以科研人员为中心,科技成果不分职务内外,统一赋权给成果完成人。固定收益分配比例,成果转化收益中,学校提取4%,成果作价投资入股的,学校最高持有股份不超过10%,且由成果完成人或团队代持。职务科技成果进行转移转化,只需学校科学技术发展研究院网站公示、备案,无需进行资产评估。

  近两年,湖北工业大学专利转让(许可)数量是过去10年总和的4倍多,仅今年以来,就实施专利转让(许可)36项,数量超过2020年全年。

  “我省职务科技成果赋权改革已初见成效。”湖北省科技厅厅长王炜表示,下一步,湖北将支持有条件的高校和科研机构设立概念验证中心,围绕重点产业领域布局建设一批中试基地,支持龙头企业建设平台型、网络型创新联合体等。同时加快建设中国工程院院士成果展示及转化中心,推动“两院”院士成果和国家重大科技项目成果在鄂转化,引领高端产业发展。

  “建设科技强省,一定要破除科技成果转化的绊脚石,让科研人员有信心、有恒心、有决心把论文写在产业链条上。”

  2020年,我省技术合同成交额达1686.97亿元,同比增长16.37%,居全国前列、中部第一。

  随着光谷科创大走廊建设全面铺开,“武鄂黄黄咸”创新带乃至“1+8”城市圈的创新协同史无前例。2020年,光谷向全省输出技术合同4163项,同比增长18.7%;技术合同成交额达116.7亿元,同比增长48%。

  “传统科研是钱变纸,创新则是一种经济行为,既包括钱变纸,更重要的是纸变钱,市场起关键性作用。”北京长城战略咨询副总经理赵荣凯认为。

  截至目前,我省已培育建设国家级技术转移示范机构20家,省级技术转移示范机构79家。“联百校转千果”系列对接活动,吸引近1500万人次在线参与,促进高校与企业达成合作意向800余项,意向金额近30亿元。

  王炜介绍,下一步,湖北将突出市场导向,围绕源头供给、渠道畅通、转化服务、产品应用、成果评价等5个关键环节,优化完善科技成果转化链。建设综合型技术创新平台,省财政一次性给予最高1000万元建设资助,同时大力支持武汉产业创新发展研究院等新型研发机构建设。省域范围内,以“一主两副”打头阵,建设湖北·汉襄宜国家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示范区。

  为创新评价机制激发科技成果转化活力,我省即将出台《完善科技成果评价评估机制的实施意见》,解决成果怎么评、评什么、谁来评、怎么用等问题。围绕科技成果赋权改革,省内科研人员在职务科技成果转化中,可按照相关规定获得70%-99%的现金奖励或股权激励,并享受个人所得税优惠政策。

  赵荣凯说,湖北是科教人才资源大省,推动科技成果转化,建立“纸变钱,钱变纸”的科技创新循环,把科教优势转化为创新发展胜势,对于湖北高水平科技创新,培育发展新经济、新动能,具有重大的策源作用。对于全国、特别是创新资源和市场环境与湖北类似的中西部地区,具有探索和示范意义,这是湖北新时代科技自立自强的时代价值。

  “未来的成果转化,核心是构建一种新的创新范式和创新制度,真正实现创新治理。成果转化面临的问题和探索,需要立足基础研究、技术创新、成果转化到规模化生产的整个创新链,用系统性思路寻求破题。”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