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币圈黑天鹅事件年终盘点

  2020年,在世界大部分地区因新冠而停滞不前的情况下,加密货币领域却迎来了迄今为止意义最大的一年之一。市场继续24小时不间断地运行,比特币在DeFi爆发时也没有大浮动波动,此外,一波又一波的新进入加密领域的用户也证明了,那些熬过了18、19年加密冬天的人是正确的,同时,币圈黑天鹅的频繁出现也让币圈投资者心惊胆战,临近年末,这期专题我们来对2020年的大事件做一个盘点。

  币圈和其它行业一样,也有很多值得纪念的日子,比如“94”“1024”等,“312”属于2020年币圈的标签之一。

  关于312暴跌,我相信至今整个币圈都是记忆犹新,24小时直接腰斩,昨天这个时间,比特币还在7500美金一带,不到24小时最低已经来到了3800美金,给整个币圈带来的恐慌丝毫不亚于“94”,尤其是配合着疫情和股市的暴跌,整个资本市场笼罩着黑色恐怖。

  就连巴菲特老爷子也大呼“活久见”,活这么大,也没见过这阵势,什么美股,欧股,日经,原油,黄金,比特币,通通竖着向下,这种黑暗时刻,没人不恐慌,毕竟自己看好的投资品大跌了,任谁也不会心里愉悦。

  不得不说,现在回忆起来那个上午,还是十分后怕。如果bitmex没有拔网线的话,比特币可能会跌到哪里呢?2000?1000?谁也不知道。

  这轮瀑布之后,大家都能很直观地看到的是几个数据,一是比特币的价格最低到了3000多美金;二是那几天爆仓了四五百亿;三是主流币最低价都到了下跌前1/3的位置,相比于套牢者的成本,可能就是亏了80%乃至更多的位置。

  我们知道的是这些数据,我们也知道这些数据背后肯定,是多么壮烈的一场末日狂欢。数十万人爆仓,人均亏二十万,这还只是看得见的,看不见的资产缩水,或许是数以百万计的币圈用户梦碎。

  而再多一层,多少币圈的资管、量化、理财、借贷,乃至带单、收费、跟单、托管的,一夜爆雷,甚至都来不及止损清算。

  312真正可怕的不是价格的暴跌,而是那时候我身边的圈内朋友有大半都失去了信心,认为这个行业再也没有希望了。

  当然,现在回头看,当时只要不那么恐慌,买什么币现在都至少两三倍三四倍了。

  我当时还认为如果能在五千美金左右横盘半年的话,那么这半年币圈将会是一个“换血时代”,一代新人换旧人。不过我没想到的是,仅仅两个月的时间,比特币就收复失地,回到了312之前的价格。

  2020年10月16日,OKEx发布公告称,因近日OKEx部分私钥负责人正在配合公安机关调查,目前正处于失联状态导致无法完成授权。因此,OKEx将于10月16日15:00开始暂停用户提币。一时间,币圈呈现“泥沙俱下”之势,OKB价格一度腰斩。后续证明,公告中“配合公安机关调查”的正是OKEx的创始人徐明星。

  好消息是,OKEx在10月21日宣布其法定加密货币购买功能和P2P交易均已重新开放,但提款仍然保持关闭状态。

  更让人振奋的是,暂停提币34天后,OKEx终于放出了恢复提币的时间表。按照该加密资产交易平台的公告,11月27日之前,用户将获得提币自由。

  由于暂停提币期间,OKEx平台内部的USDT、BTC、ETH等资产的价格均低于市场正常水平,且不少用户都存在提币需求。市场声音中的担心派认为,OKEx开放提币后会出现挤兑。从这则公告来看,不但开放提币的时间有了定论,而且释放出的信号是,这种担心似乎多余,毕竟这么一家龙头交易所,是不太可能乱说话的。

  实际上,在公告正式发布的前一天,坊间已有传言称,OKEx相关私钥负责人已获释。对此,OKEx 的CEO Jay Hao先行发微博重申,「平台绝对百分百准备金,不会发生挤兑。」

  即将恢复提币之际,用户最关心的可能是OKEx暂停提币的真实原因,关于提币事件的原因,OK创始人徐明星也在微博上回复了:

  2020年黑天鹅事件还有频繁冻卡事件,全国范围正进行关于银行卡反洗钱的集中治理。由于比特币的匿名性,很多犯罪案件采用比特币作为结算工具。获取比特币或以太币等,在各大交易所售卖,最终可能一些持币人的BTC前手涉嫌犯罪,如果持币人将币变现,有可能会发现银行卡冻结。遇到这样情况的持币人,不要慌张,解决办法:

  3.问到办案机关后,拨打办案机关所在地110,记得加区号,询问办案人员联系方式;

  8月5日,火币全球站更新了《OTC交易规则》,详细披露了买卖双方异常及触发风控的表现以及平台针对异常会采取的处理措施。火币试图从黑产源头就开始建立情报信息,甄别可疑用户信息、输出风险黑地址等。明确了OTC交易区中买卖双方应遵循的原则。风控审核团队承担了对相关黑产账户的审核处理工作。

  不止火币,欧克集团旗下的OKLink也推出了「链上天眼」系统,试图通过大数据分析和追踪黑加密货币和黑地址的流向,为「反洗钱等监管、执法场景」提供解决方案。

  从交易所及相关企业的动作上不难看出,对利用加密货币进行的黑产及洗钱等行为的积极防控,正是交易所需要重视的监管要求,也是压力来源。

  比特币年初的价格在7195美元左右,而以太坊的价格则只有129美元,与两年前的历史最高点相比,下跌了91%。

  2018年和2019年对于任何一种领先的加密货币来说都不是什么好年,这俩年标志了2017年牛市余波中加密货币的“死亡”。然而,市场在2020年开始时有所回升,让人们看到了熊市结束的希望。到2月中旬,以太坊的价格已经翻番,而比特币则突破了关键的1万美元阻力大关。

  闪电贷允许DeFi用户在无需提供抵押物的前提下,若能在同一笔交易中偿还贷款,就可以无限制地借到资金。

  这一工具在今年引起了很多讨论,但并不都是正面的。自这一创新浮出水面以来,一些高端DeFi用户就对其进行了大规模的利用,而这也引起了人们对其是否会产生长期的正面或负面影响的质疑。

  随着bZx2月份,在两次攻击中被抽走近100万美元之后,这方面的争辩便开始了,而且此后还发生了无数次类似的攻击。

  2019年12月,武汉新冠疫情开始爆发,但直到2020年初,世界其他地区才开始应对疫情。

  到3月11日,全球有记录的病例已经跃升至11.8万,世界卫生组织也将该病列定义为大流行病。第二天,特朗普也暂停了从欧洲到美国的旅行。

  对此,加密市场的反应则是恐慌,而这也引发了被称为“黑色星期四”的加密货币的大量抛售。

  比特币和以太坊一天之内就跌了50%,投资者们也争相避险。由于高峰期网络拥堵,限制了很多投资者调整抵押债务仓位,而Maker也因DAI失守而遭受巨大损失,因此暴跌而导致清算。

  当欧美在4月经历了第一轮禁售的时候,中国却推出了数字人民币,拉开了世界数字货币竞赛的序幕。

  目前还不清楚无现金世界对比特币等加密货币意味着什么,但我们知道其他国家政府现在也在跟随中国的行动。

  随着新冠病毒促使人们向数字货币转变,央行数字货币(CBDC)的需求也成为了今年各国领导人更加关注的点。

  每隔四年,支付给比特币矿工的区块奖励就会被减半。它被人们亲切地称为“减半”,而这也已经成为一个争论的话题,对于这一事件是否会引发比特币价格再创新高,人们存在分歧。

  最近一次的减半发生在5月11日,而BTC也经历了随后的价格上涨,与历史数据一致。

  DeFi在今年上半年开始开花结果,而Maker则主导了这一市场。当Compound在6月中旬推出其治理代币COMP时,这种情况发生了改变,并掀起了“收益耕种”的热潮。

  在代币发布之后,Compound协议的TVL超过了MakerDAO,不过这并没有持续多久,而此时,DeFi的热潮才刚刚开始。

  当流动性挖矿成为DeFi用户关注的重点时,Andre Cronje建立了聚合协议yEarn.Finance,在各种协议中“优化收益率”。

  随后,yEarn在7月推出了自己的代币YFI,而其“公平推出”的过程也赢得了社区的青睐。尽管建立了协议,但Cronje并没有收到任何YFI代币--他必须与yEarn社区的其他成员一样参与流动性挖矿。

  此举得到了DeFi领域许多人的称赞,YFI也随之暴涨,9月份最高达到了43678美元。“yEarn”此后还宣布了多项整合,并推出了V2金库。截至发稿时,YFI的价值约为25,020美元。

  当时,出现了各种“食物代币“”的协议,为任何提供流动性的DeFi用户提供了丰厚的收益率。其中一个是去中心化交易所Uniswap的分叉,即“寿司”SushiSwap;另一个则是“酸黄瓜”Pickle Finance。

  此外,最臭名昭著的食品代币则是一个未经审计的项目,名为YAM,它的基础代币采用了创新的重定(rebasing)机制。YAM的炒作持续了不到48小时,但在bug导致YAM代币超额铸造供应之前,却拉动了超过1亿美元的资金。

  接着,社会各界通过委派他们的治理代币供应以挽救这个项目,只不过这个项目始终没有完全恢复。而收益耕种狂潮也很快就结束了。

  其中一个关键的转折点是传奇投资人Paul Tudor Jones宣布将其投资组合的1%分配给领先的加密货币,随后Michael Saylor进行了4.25亿美元的购置,将比特币添加到了Microstrategy的资产储备中(此后他也成为了比特币的强烈支持者,并至少又购买了价值5000万美元的比特币)。

  但他们并不是唯一一个:包括花旗银行、Grayscale和Stanley Druckenmiller在内的知名人士都在今年开始提倡数字货币。

  随着美联储为对抗新冠疫情印制了数万亿美元,投资者看到了比特币,这一“数字黄金”作为对冲通胀的力量。

  随着美国政府宣布了1200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来帮助人们应对COVID-19,“印钱机go brrrr”的表情包也开始被大肆传播。

  但当去中心化交易所Uniswap向2020年9月1日前在该协议上交易的任何人空投400个代币时,DeFi社区成员开始发现他们自己正在对两者进行比较。

  UNI代币最初的交易价格为3美元,而流动性提供者也得到了慷慨的奖励,这被称为是加密领域最成功的空投之一。此次空投是为了将协议的治理权交给社区,从而使Uniswap更加去中心化。

  DeFi在年初的时候,TVL只在6亿多美元。直到夏天,这一领域才真正开始飞速发展。

  到9月中旬,在以太坊上运行的DeFi协议的TVL就超过了100亿美元。同时,Metmask(狐狸钱包)的月活跃用户也达到100万。如今,DeFi的TVL已经接近150亿美元。

  在围绕比特币的主流关注度提高的一年里,也许最大的惊喜就是PayPal采用加密货币。10月份,这家支付巨头宣布计划整合并推出购买BTC、ETH、LTC和BCH的服务。

  前所未有的服务需求导致PayPal在所有美国客户启用购买之前,提高了加密货币的提款限额。PayPal首席执行官Dan Schulman宣称,他“看好各种数字货币”。

  随着新闻媒体宣布拜登当选美国总统,比特币出现了大跌,不过拜登对加密货币领域的长期影响还有待观察。

  尽管如此,加密爱好者还是看好拜登,比如SBF经营的加密衍生品交易所FTX就向拜登捐赠了超过500万美元以帮助他竞选(这是拜登收到的第二大捐款)。

  值得注意的是,当选总统的金融政策过渡团队将由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前主席Gary Gensler领导。

  此外,拜登也从未像前任特朗普那样公开谴责过比特币,这对加密领域的未来来说,可能是个好兆头。

  稳定币的采用在2020年得到了飙升,而不仅仅是通过DeFi用户在协议中加入抵押品。可以说,稳定币最大的时刻是Circle与委内瑞拉玻以及Airtm的合作。

  在美国政府的支持下,该倡议旨在通过向医疗工作者和需要的人提供一种安全的货币形式来对抗委内瑞拉的恶性通胀。

  11月9日,辉瑞公司-BioNTech公司宣布了一种疗效为90%的COVID-19疫苗,这是一个希望的迹象。随后,Moderna宣布其治疗效果为95%,而英国则成为了世界上第一个批准辉瑞-BioNTech疫苗的国家。

  成功的疫苗是否能直接影响到加密货币还不清楚,不过有几个可能的结果:大药厂会赢,全世界的年轻人会出去消费,市场会保持风险。

  比特币的历史最高价格有待商榷。虽然许多交易所在2017年12月录得19600美元左右的高点,但一些人认为,数字货币需要突破其关键的20000美元才能录得新高。

  比特币可能已经打破了12月初的纪录价格,当时它的最高价为19860美元。然而此时,约定俗成的历史高点并不是特别重要:自2017年确立了10000美元作为关键支撑位以来,比特币一直保持着狂奔的状态。

  自8月以来,它的价格已经翻番,许多受人尊敬的人物也对该资产重新产生了兴趣,种种迹象表明,进入2021年后,比特币可能会有进一步的增长空间。

  以太坊 2.0已经在加密社区谈论了多年。对以太坊的升级最早是在2018年底提出的,不过Vitalik Buterin早在2014年就已经在写区块链的权益证明机制了。

  在多次推迟之后,以太坊2.0的0阶段于11月初宣布,而启动质押的信标链则计划于12月1日上线。

  质押合约必须收到524288ETH才能如期上线,在缓慢的质押之后,以太坊社区在截止前的最后24小时内,团结一致,存入了20万ETH。

  目前,已经有超过100万ETH存入质押,其价格也达到了一年来的最高点;如今它的价值约为600美元。如果没有任何意外,Ethereum 2.0将在未来几年内推出。

  Visa公司宣布与Circle公司建立合作关系,使USDC支付能够覆盖全球6000万家商户。该公司还将发行一种专门用于发送和接收USDC支付的卡。USDC是一种ERC-20代币,旨在匹配美元价格,在以太坊上运行。

  标普道琼斯详细介绍了将在2021年引入加密货币指数的计划,为包括标普500指数和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在内的投资组合增添了新的内容。该公司将与区块链公司Lukka合作,以接收超过550种加密货币的数据。

  对于加密技术来说,最有争议的时刻之一就是在今年年底,美国国会推出了《稳定币法案》。

  该法案被称为是打击“新兴数字支付带来的风险”的一种方式,特别是针对Facebook的Libra(现已更名为Diem)和其稳定币。其主要支持者公开提出了相关的犯罪风险以及所谓的以太坊节点中心化等可疑论点,而这则引起了加密社区的反对。

  无论加密货币在2021年及以后的前景会是如何乐观,《稳定币法案》的拟定也证实了当局正在密切关注加密领域。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