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壹比特之殇:曾经币圈骄子做杂志送比特币薨于熊市

digiart49 运通 币 2022-02-22 20:48:08 沈波 比特

  这可能是史上最贵的杂志了。每本杂志不但免费送,还随刊附赠一份比特币私钥,出杂志的公司还在上面写了一句话:持有五年有惊喜。当时,每本杂志最多能送1个比特币。事实证明,穿越牛熊,岁月酿成了这个巨大的惊喜,在随后的5年时间里,比特币价格一度攀升至2万美元/个。但令人唏嘘的是,出这本杂志的公司没能走出熊市——壹比特,这家在2013年小牛市风光无限的币圈创企,最终轰然倒在黎明前夜。“壹比特如果还在,现在至少一家千亿级的公司!”原壹比特联合创始人虫哥(方旭初)对耳朵财经记者感慨道。我们也愿意相信,如果壹比特现在还存续着,至少是一家与巴比特齐名的创业公司。

  大浪淘沙,江山辈有人才出。时间造就了巴比特,后来者如比特大陆、金色财经、币安……你方唱罢我登场,开始了新的角力,在币圈继续演绎一夜暴富和瞬间赤贫的传奇。

  我们今天要讲述区块链产业链上第一个早期故事,从中你会看到很多熟悉的人名和企业,将对带领你对产业有更一进步的认知。

  今年3月份,巴比特正式对外宣布完成1亿元A轮融资——这种轮次的融资额通常不是一家内容驱动的资讯网站能够完成的,往前数5年,它最大的竞争对手壹比特早就不是一家单纯的资讯网站。

  至今,区块链行业里最能产生暴利、估值最高的落地项目分别是资讯门户、矿机和交易所,这被称为“币圈三架马车”。而5年前的壹比特就已经将三个角色融为一体:壹比特资讯(、银鱼矿业(SFMINER)和虚拟资产管理交易平台51BTC,并且前瞻性地将触角伸至大数据分析和芯片生产领域。可以说,它是当时国内唯一一家吃透数字货币产业链的创业公司,这是当时的巴比特无法匹敌的。

  李笑来、沈波、Vitalik(V神)、徐明星、李林、火星人、点付大头、达鸿飞、宝二爷、初夏虎……这些今天可以凑在一起印副币圈大佬扑克牌的人物,都曾登门走访壹比特,但这些辉煌,最终湮没在上一轮略显漫长的熊市中。

  这场熊市,为期3年,A股的上证综指已经切换了两次,在站上5000点的高峰后一地鸡毛。

  有意思的是,在2015年1月19日,一名叫做“沉叶”的有心网友特意发表了一篇《聊一聊壹比特和巴比特》的贴子,现在这个原始页面已经看不到了。网友沉叶认为,资讯网站一定会有大发展,一度看好壹比特,但是他提到最近一年壹比特的运营情况令人失望:从15年1月倒推,巴比特最近几个月微博的页码为“6 9 8 8 7”,而壹比特的微博的页码为“2 5 7 8 6”;从内容质量来看,壹比特的情况也不尽如人意。

  这与虫哥本人提供给我们的微博截图和说法遥相呼应,他这样写道:壹比特微博,最后一条微博发自2015年9月22日。

  我们相信他写下这行字的时候,心中是五味杂陈的,只有切身经历过辉煌和美好颠灭的人,才会对最后的时刻如此计较。

  时间再切回2013年。据虫哥回忆,2013年7月的东莞,天气炎热,从事ISO认证的公司业务小卡片满天飞,一帮早期比特币矿工和投资者聚集于帝京国际酒店,成立了国内最早的比特币投资联盟,而这个联盟奠定了日后门户壹比特早期团队的雏形,“老大”(备注:老大是虫哥对当事人的昵称)、七彩神仙鱼、虫哥、蔡总、alex、胖仔、anson、阿贵、木鱼等人都参与了。

  但是起初这些人并没有想过创业,只想投资二级市场以币赚币。彼时比特币价格约为几百元,联盟总共有五位数的比特币,于是打算通过投资山寨币,高抛低吸吃波段,最终赚取更多的比特币。筹到的这些比特币算是启动金,有来自搬砖所得,有来自阿瓦隆矿机挖矿所得,也有从杨林科的中国比特币交易购入所得。

  会议结束后,几个主要负责人回到杭州,在西湖明珠号画舫上游了次西湖、吃了顿饭,就去临安开干了。

  尽管事情已经过去了5年,想起来还是有些后怕。当时,联盟有一半的比特币都在BTC-E交易所操盘,而这个交易所于去年倒闭了。并且,这笔直接投资是失败的,大部分的比特币被套牢在山寨币上,而随后的牛市中,这笔投资却帮他们从山寨币上解了套,从而保住了大部分的比特币。

  “真的是要感谢山寨币套牢我们,否则我们那个时候可能几千左右就卖了比特币。”最终这笔投资是以亏损部分比特币、却在法币身上赚取数倍的结局收的尾,而投资联盟于2013年底解散了。

  在投资联盟还在摸索期间,“老大”前瞻性地提出要做一个数字货币门户网站,于是虫哥基于原有的一个论坛搭建出了首页。至此,壹比特的雏形面世。

  “币价的疯涨让很多嗅觉灵敏的早期投资机构盯上了我们,我想我们这么一个小门户就有机构给我们估值1个亿,后来我们就正式注册了壹比特数字科技公司。”虫哥回忆道。

  事实上,壹比特的诞生恰逢牛市,从K线图来看,是一个向上冲的过程。重组后的壹比特,由数字货币早期布道者李均担任CEO,核心团队有CTO高航、“老大”、虫哥、暴走恭亲王、七彩神仙鱼、alex、蔡总、主编小龟,顾问有孔华威,经营和治理开始走上正轨。但是,初期股权架构设计平分的结构为后来变故埋下了隐患。

  有了资本在幕后做推手,门户网站很快风生水起,为了让数字货币能为更多人所了解,史上最贵的免费杂志应运而生:壹比特编写了同名杂志用于馈赠,并在其中一个系列的杂志增刊钱包安全指南里送了比特币私钥,而最多的一本有一个比特币。

  当时,壹比特在私钥书签上写的一句话“持有五年有惊喜”,现在看来是准确的。从2013年到2018年,比特币勇攀高峰,创下2万美元/个的记录,正好出现在5年周期里。

  这样的疯狂,是始料未及。据虫哥回忆,当时他们那群人的梦想不过是“1万美元一个BTC,公司楼下停满豪车”。

  不仅送杂志、送币,壹比特还制作带有“B”logo的牛皮包,质感复古,制作精良,但并不用于售卖,用于送人。

  壹比特总部位于浙江省杭州市的临安区,但在当时只是一个县级市。虫哥说自己这是在一个偏僻的地方创业,“虽然地处偏远,仍有很多行业内的兄弟来走访。”他回忆道,他还保留着当时的合影。慕名而来,有李笑来、沈波、Vitalik(V神)、徐明星、李林、点付大头、巨蟹、达叔、宝二爷、初夏虎……如今,这些已经是行业内的名人。

  沈波、Vitalik来壹比特介绍以太坊项目的时候,币圈刚从一个高位落下来,正步入熊市,但在今天缩放K线图来看,只不过是一朵浪花,还没有像今天这样形成巨大的波澜。

  “那时候以太坊众筹价格我记得是大约2元一个,当时Vitalik团队有一位提出要用专用授权的硬件来挖矿,但这样封闭的方案很难得到社区认可。当时,全球几亿的显卡矿机因为莱特币矿机的问世基本上都处于停工状态,于是ALEX和我建议,用GPU(显卡)友好的算法挖以太坊,这等于变相承接了全球的GPU矿工用户们,最终将会成为社区基础的坚实力量,虽然不知道V神最终是否因为采纳了我们的意见而使用了GPU算法,庞大的GPU矿工社区确实给ETH社区带来良好支撑,这造就后来显卡挖矿市场的火爆——今天全球有超过200亿的显卡设备,而比特币矿机的市值也就200亿左右。”

  彼时,挖矿芯片市场正在由GPU、FPGA向ASIC(专用集成电路)过渡。比特大陆的第一款ASIC芯片“Antminer S1”已经推向市场,一度占据全网算力大头的烤猫矿机二代芯片研发遇挫开始掉队。

  ASIC是这场矿机芯片游戏的终结者,因为拥有更高的速度和更低的能耗。但是,依据虫哥的说法,ASIC不利于矿工去中心化。现在,已经基本垄断全球矿机市场的比特大陆、嘉楠耘智,又打算在芯片领域掀起新的一轮军备竞赛,正在加紧研发人工智能芯片。

  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虫哥认为,“壹比特如果还在,至少是个一千亿的公司”。

  当时,壹比特的资讯布局很完善。在壹比特门户网站上,有各币圈大神写作、供稿,壹比特就支付他们比特币。

  “还有各种山寨币的资料和钱包下载、专题页面、挖矿的硬件组件指南、矿机的评测、K线图、手机APP、微博、微信公众号等,我相信在今天也没有一个门户能做得如此完善。”虫哥说。

  尽管毫无研发芯片的经验,壹比特团队研发莱特币专用的银鱼矿机也异常顺利。2013年底,莱特币涨到380元人民币/个时,壹比特团队预测莱特币的市值足以支撑他们做矿机这件事,便在网上众筹比特币做起来了莱特币银鱼矿机,同时准备用染色币的方案对挖出来的莱特币进行分配。

  众筹很顺利,一开始,数秒内就筹足了足够做出矿机的比特币,结果在整个团队没有一个人有研发芯片经验的情况下,依靠一个认识的朋友,搞前端的老王和做后端的世芯电子成功研发了55nm的莱特币矿机——银鱼矿机。

  “这在今天看来,纯属奇迹。”虫哥说,据他回忆,银鱼矿机的速度和功耗指标远超对手同样制程的矿机,最终这批整机的制造交给了胡东。而胡东因为代工银鱼矿机进入矿机行业,自行研发出翼比特矿机。

  但银鱼矿机这个项目最终是失败的,让投资者赔了很多钱,用虫哥的话来说,“死得”非常惨,因为史无前例的熊市来了。2014年年初,整个市场风格大变,比特币从8000多元跌到900多元、莱特币从380元跌到将近5元。

  比特大陆因为詹克团提早完成了研发,所以Antminer S1面世的时候还是比特币价格飙升最猛烈的时间。但壹比特没有比特大陆那么幸运,银鱼矿机造出来的时候售价是18000元,而币价跌到5元意味矿机连电费都挖不回来,分红也没有办法分。

  现在,这篇《银鱼矿业清算和矿机分配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还能从互联网上搜到。在这篇通知中,银鱼矿业承认了自己对市场的误判最终导致资不抵债:……银鱼有 244.6 万的负债和约 43 万的电费需要支付,银鱼仅拥有约 100 万的固定资产。

  除了负债要解决,银鱼矿机还计划将库存机器进行分配,其中,七彩神仙鱼个人以每台 500元的价格部分矿机以偿还债务及电费。

  最终,老王离开了,银鱼矿机以每台几百元的价格处理掉了。“银鱼矿机是史上寿命最长的矿机,一直到2017年还在挖币,给那些还在这个市场坚守的矿工带来了丰厚的回报。”虫哥感叹道,“如果没有当时被黑事件,也许我们还会一代一代做下去。”

  为了给投资人分配挖出来的莱特币,壹比特团队做了一个51BTC交易所,但是祸不单行,交易所的安全问题又让投资人们赔了一大笔钱,成为真正压垮壹比特的最后一根稻草。

  本来,人员充足的时候,每天都会有人及时将币从服务器的热钱包提现到本地冷钱包,服务器热钱包只存放少量的币用于提现。而熊市本是一场生存考验,第一关往往是裁员。

  果然,壹比特的董事会有成员提出了这个裁员要求,结果将交易所的安全置于悬崖边。

  为什么?这是一个细节问题。虫哥这样解释道:“裁员会影响到交易所的安全问题,因为在我们的冷钱包安全机制里,2段密码分别掌握在A组3名投资人手里和B组3名客服手里,任何时候需要有一名投资人和一名客服在线,大额提币需要输入A B组密码才能发币。当时董事会开了一晚上的会吵得非常激烈,裁减的人员其实也并不占多少费用,最后因为有成员担保出了问题全权负责,所以这个提议被通过了。”

  这个提案之后,控制权发生了转移,一个程序员把离职客服的明文密码发给其他人员的过程中使用了企业邮箱,结果企业邮箱被黑客破解了,黑客拿着明文密码一直潜伏。接下来,在工作交接的几周以内都没有人去提现服务器的币,当时银鱼代币交易火爆,服务器热钱包上囤积了很多比特币和莱特币,结果黑客一下子就盗走了大量的币。

  “任何企业邮箱都非常不安全,任何交易所被盗绝大多数都是人为原因。安全之重,重于泰山。”虫哥反复强调,这是他尤其想要通过文本传递给大家的讯息。

  在连续的打压下,壹比特撑不住了,并没有让哪个具体成员担责,而是大家一起进行了赔付,其中以“老大”的赔付最多。

  “赔付了损失以后各自都去重新创业了,幸运的是,从壹比特出来的人事业都做得非常好。”虫哥透露道,比如暴走恭亲王、鱼池,“老大”也成了某著名业内公司的投资人。

  从壹比特出去的人,要缔造新一代的币圈江湖传奇了。虫哥最终还是没有离开区块链,他成了一个投资人。

  虫哥说他还有一些话想要告诉各位,我们将他的话语原汁原味地送给各位,希望你们能感受到一位线、除非你很牛逼否则轻易别创业

  如果你做不出一流的币圈公司,别折腾,躺持BTC比什么都好。当然我也曾经迷茫过,既然大家都选择持有BTC不去投身区块链事业,区块链何来的发展,因此借助资本的力量是个更好的选择。

  我在离开壹比特之后回到上海,整个行业非常低迷,初夏虎当时和我差点去做网贷了,徐义吉整天就想着办个展会,回过来想,小蚁为什么会成功?小蚁是熊市开始搞,当牛市刚开始的时候,公有链的投资标的太少了,大家的选择有限,而且小蚁做的也很不错,小蚁自然而然就起来了,所以熬过熊市很重要,坚持下去才能在牛市收获

  2016年,我和alex,以及一帮志同道合之人一起搞了一个链资本,投资于真正落地的区块链项目,近期准备重构一个真正无法被ASIC矿机化的项目,做到全球无数个节点,然后结合未来的区块链3.0生态,目前这个项目已经开发了半年以上。

  我认为Token的发行权最终要交归给社区,这是比特币的发展思路,让社区参与挖矿,社区有了热情后,有了用户,项目的生态做起来后上线自然水到渠成,而现在的ICO,花个几十分钟用ERC20智能合约发个空气币,募个几万ETH,然后花几千万砸交易所,然后割韭菜的做法在今年肯定死翘翘。

  对于区块链游戏未来肯定是热点,2014年曾经有个HUC(huntercoin)的区块链游戏,也是第一个在区块链的技术上真正实现回合制的纯DAC,并且在区块链里实现了1M通讯,游戏里的小人抢到宝箱就是真正的挖到了快,很多老玩家,比如七彩神仙鱼也痴迷于其中,但是由于超大的数据交互和区块数量,HUC很快就臃肿不堪,让人忍受不了,HUC的问题说明了靠区块链实现真正的DAC在性能上还存在问题,时至今日区块链的TPS未来会有很大的提高,因此我们对区块链游戏项目比较感兴趣。

  牛熊市很正常,这和资本市场的规律一样,价格高了就有人抛售,低了就有人吸筹。当泡沫过大支撑不起那么高的币价自然就跌了,消息只是一个催化剂,有没消息该跌的都会跌,该涨自然涨。我还记得在2014年,比特币跌到930吧,当天下午一点半急速反弹并越过1000多,这里有一个因素比特币的挖矿成本当时是九百多。所以在这个行业,熊市坚持下来才能在牛市获得收获,在牛市的时候去做创业,往往只能吃一口热屎。

  我认为是矿工支撑了BTC的底价,这个是比特币的POW算法带来的好处,也就是跌到矿工的挖矿成本及以下,广大矿工就会惜售。

  目前币价已经快接近挖矿成本线年又有个减半周期,我认为牛市在未来还会出现,关键是熊市你怎么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EOS的21个超级节点总结就是4个字:锁仓拉盘。超级节点的成功将意味着大部分的EOS会被锁仓,对于EOS的长期来说一个利好消息。如果手里已经有币可以参与,至于买币去参与我觉得没必要。21个节点的问题在于政府的封锁和黑产,损坏了区块链的分布式结构,21个节点固定以后非常容易被攻击,毕竟EOS并不算真正的区块链,最近我有一帮兄弟准备组建一个节点,目前已经有上千万票了,看来社区参与的热情还是非常高的。

  ETH目前还处在非常早期的阶段,安全性和性能还存在问题,智能合约也非常简陋,但是我相信在Vitalik的带领下ETH还会持续发展,然后问题也在于Vitalik成了以太坊的灵魂,导致了领军人物的中心化问题,如果有一天Vitalik离开了对ETH将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Vitalik一直以来对矿业的生态中算力过度集中保持着警惕,Vitalik想加入POS机制的说法就像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悬在矿工头上,但随着近期以太坊的矿机上市,Vitalik很有可能借助这个机会改变以太坊的共识机制,所以今年会是ETH的动荡之年。

  上面谈的这不只是EOS和ETH的问题,这也是当前整个区块链产业的问题,不管是当前的“真去中心”还是“伪去中心”,其实它们的离散程度都是远远不够的,最后都会被垄断和背后的力量控制。

  POW,POS和DPOS都是是一种实验品,而不是一种值得被津津乐道的完美设计,因为共识机制的核心在于保证系统的安全,当出现垄断的时候,系统对于普通用户而言其实已经不安全了、安全包括两方面的因素,除了防双花的共识层面的安全,还有资金层面的“金融安全”,后者显然会被影响。所以安全和去中心必须同时存在,也就是完全的自由竞争和这种广义的安全其实是一对难以协调的矛盾,区块链的技术道路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抄底的人我见过,走得很痛苦,火化的时候还诈了尸,一直喊着没有死,最后用铁链绑着烧完的。火很旺,烧得嘎吱嘎吱响,烧了三天三夜,家属很坚强,一个哭的都没有,还有一个忍不住笑出了声,那晚风很大,运骨灰的路上还翻了车,把骨灰盒摔碎了,刚要捧点儿骨灰,来了一辆洒水车,放的音乐是在希望的田野上。

分享: